翻译:哈佛商业评论:新冠疫情在助推开放式创新

开源改变着人们的思维及行为方式,也触动了工业时代商业模式的底层逻辑。做为新商业模式的探索实践,开放式创新在疫情期间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活力。哈弗商业评论最近发表了Linus Dahlander和Martin Wallin两位大学教授撰写的“为什么现在是开放式创新的时代”(Why Now Is the Time for “Open Innovation”)一文,文中对知识产权、组织变革有独特的见解,现翻译整理出来,供大家学习!

随着新冠病毒在全球蔓延,世界一直处于前所未有的恐慌中,但也有一些令人振奋的事情在发生。企业开始以前所未有的态度支持开放式创新工作,致力于创造价值的能力建设而非仅仅限于挣钱。例如,德国跨国公司西门子向所有医疗设备设计专业人才开放其增材制造网络(Additive Manufacturing Network,一种全新的在线协作平台和开放的生态系统,旨在为全球制造业提供工业3D打印的按需设计、工程专业知识、数字工具和生产能力)。重型卡车制造商斯堪尼亚公司和卡罗林斯卡大学医院也开展了合作,斯堪尼亚公司不仅将拖车改造成移动测试站,还指导约20名高技能采购和物流专家寻找、获取并向医护人员运送个人防护设备。还有,福特正与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通用电气医疗保健公司和3M公司合作,在密歇根州使用F-150座椅风扇、便携式电池组和3D打印部件生产呼吸机。

开方式创新合作显然可以拯救人类的生命,也可以为企业带来巨大的利益。十多年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开放式创新的研究,并培训了数千名高管和学生,教他们如何以一种分布式、去中心化和参与性的方式进行创新。课堂上的反应往往都很好,“我们公司需要更多这样的东西!”但是,等人们热情过去,鲜有企业坚持到底。也有企业利用黑客马拉松等形式进行开放式创新,并获得了大量的创意,但这些创意却永远无法实现,这严重影响了员工和合作伙伴的创新积极性。所以,对很多公司来说,这种分布式、去中心化和参与性的创新活动很难持续。

然而,新冠疫情期间涌现出来的开放式创新案例,又让我们重新认识到了开放式创新的巨大潜力。开放式创新为所有参与者提供了价值创造的空间:创造价值的方式增多,新合作伙伴可以实现技能互补,老合作伙伴释放潜力。面对新冠危机,开放式创新可以帮助组织找到解决紧迫问题的新方法,同时树立正面的企业形象。最重要的,这是未来扩大合作的基础。社会学研究亦表明,当合作伙伴愿意主动付出,为对方提供意想不到的帮助时,双方之间的信任就会加强。

尽管人们对知识产权、投资回报和开放式创新可能的后遗症仍表示出担忧,但目前是通过创新应对危机的良好机会。总结其经验教训,不仅有助于企业在新冠疫情期间进行开放式创新,而且推动企业在疫情结束后拥抱开放式创新。

以下是给企业开展开放式创新的建议:

不要以知识产权为由阻碍开放式创新

早期的研究发现,许多公司在对外合作中非常担心核心价值“泄密”。因此,他们往往采用以我为主的工作方式,只在一些不重要的业务上与外部开展合作,在核心业务上则坚决不与他人合作。例如,一些欧洲和美国的化学公司,它们的开放式创新合作伙伴几乎不会提供帮助和建议,因为这可能危及未来的专利申请。这样做的结果就是,所谓的创新合作伙伴关系成为鸡肋。

知识产权问题固然重要,但这可能会阻碍开放式创新的发展。新冠疫情的发生,促使企业采用更明智的做法,那就是更多地去关注如何创造价值(给蛋糕做大),而不是如何获取价值(分蛋糕)。

在重要的事情上进行合作,不再冒市场丢失的风险,这给明智的公司予巨大信心。例如,重型卡车制造商斯堪尼亚公司拥有世界一流的制造系统,通过选派最优秀的制造专家,半个小时就为斯德哥尔摩Getinge提高通风机生产提出解决方案,共同努力提高医疗能力以抗击病毒,加快工厂恢复运转。

激发开放式创新的内在驱动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推动开放式创新的热情会逐渐消退。企业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开放式创新要想取得成功,必须依靠员工和合作伙伴的自愿和积极参与,这是传统的命令和控制手段所无法达到的。公司内部需要采用硬激励和软激励相结合的方法,以激励内部和外部合作者,识别并回应合作伙伴的真正动机。

对开源软件开发的研究已经验证了开发人员的各种动机。一些开发人员通过分享他们的代码获得声誉,以便获得更多高薪职位的机会;有些开发人员则完全是受开源价值观的驱使,强烈反对任何不能被检查、修改和公开共享的软件的行为。一些公司愿意贡献时间和资源,开源成为其获得互补技能和资产的有效手段。将所有这些动机与企业希望实现的目标结合起来,需要付出努力、好奇心和一定程度的谦逊。在开放式合作的早期阶段,这可能很容易,但要持续下去可能就存在问题。所以,提前布局,发现问题——激发内在驱动力——激发合作伙伴的合作动力,这是值得做的工作。

主动拥抱新合作伙伴

开放式创新面临的共同挑战是寻找新的合作伙伴。确立新的合作伙伴会发生搜索、确认和合规方面的成本,并需建立人际间的新社会关系。我们知道,在应对新冠疫情这样的重大棘手问题时,必须有新的合作伙伴,相互间实现资源互换,从不同视角提供解决方案。

新冠疫情规模之大,至少从两个方面推动了开放式创新。首先,开放式创新才是应对危机的唯一出路,这是公司最高管理层在风险评估后发出的强烈信息。福特总裁兼首席执行官Jim Hackett表示,他已赋予工程师和设计师“斗志和创造力”,帮助通用电气医疗集团(GE Healthcare)的合作伙伴寻找应对新冠危机的解决方案。

其次,积极发展新的合作伙伴。病毒的传播呈指数级增长,潜在的合作伙伴数量也呈指数级增长。在疫情的压力下,全球所有公司都在探索新的经营方式,试图寻求新的合作伙伴。这样,相比之前,公司就有许多更好的合作伙伴可选择。一场疫情危机促使企业寻求更多甚至是新的合作伙伴。在危机过后,对新合作伙伴保持开放的态度,可以帮助企业保持创新的领先地位。

市场压力推动企业数字化转型

在“正常时期”,开放式创新的操作相对简单。如聘请一些咨询师,举办创新大赛,就可以静等创意的到来。当然,这样做的结果往往也不够理想。要真想从开放式创新中收获回报,就必须认识到企业数字化转型可能面临的各种挑战。开放式创新说到底只是一种手段,企业要想成功还必须从业务层面进行操作和结构上的相应改变。实际上,要做出这种改变,对所有员工、团队甚至业务单位都是艰难的挑战。

在危机时刻,执行力的重要性就突现出来了。明智的公司会抓住这个机会重新思考他们的创新基础设施。面对疫情危机,高等教育积极推动开放式创新,起到了典范的作用,并引领行业领域做出改变。大学已经要求所有课程必须上网,有些老师可能还不适应,且还有很多问题丞待解决。但大学校长们已经发出了明确的信息:支持数字化教学创新实验,这就从根本上扫清了官僚主义障碍。在过去的几周里,世界各地的学者们一直在合作,分享在线教学的知识、技巧、教学计划和经验,疫情促使大学从一个行动缓慢的巨人变成了一个敏捷的数字短跑选手。这表明,开放式创新的最大障碍往往是决心和意志。

展望未来

以上举措会推动企业开放式创新,但经过实践有多少或在多大程度上证明是正确的呢?当疫情结束,一切回归正常,又会有多少开放式创新模式会持续下去呢?作为一个社会,我们将如何面对其他重大挑战?如全球变暖。这些挑战不再只是拟想,而是一种真实的存在。世界应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经验告诉我们,拥有面对一个真正共同敌人的经历,我们可以释放出应对更大挑战所需的速度、力量和创造力。

对于管理者来说,需要反思的是思考疫情过后如何做。因为,一场大危机往往会改变客户、员工和合作伙伴的行为。也许你有理由相信客户偏好会保持不变,但事实往往并非如此。在疫情期间形成的开放式创新方法可以带来所需的灵活性,并最终确保公司的生存能力。要珍惜疫情期间开放式创新的经验,并对未来做好规划!

秘书处
10 十月, 2020
分享这篇文章
存档
登录 留下评论
黑客车间 第二期 开源技术 原创:Odoo架构技术实践,